当前位置:首页 > 详情页

民营企业里谁为“王”?

2017-12-04

笔者提出并论述这个问题,绝非心血来潮,实乃民营企业包括刚当上老板的创业者需要搞清楚的问题。

在民营企业里,老板说了算,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似乎是绝大多数人的共识。若问为什么老板说了算,人们便会摆出这样的道理:企业是老板投资的,归老板所有,老板的企业当然是老板说了算。老板说了算,并不是因为老板有多大能耐,而是因为老板拥有资本,是资本在给老板撑腰。 老板说了算,实质上是资本说了算,是“资本当家”、“资本为王”。在工业经济时代,这个道理是通俗易懂的,而且在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疑问的。然而,进入知识经济时代之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一般认为,以美国微软公司总裁比尔?盖茨的出现为标志,世界进入了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经济时代的突出特点就是,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知识更新速度加快。正如着名学者金哲、邓伟志在上个世纪90年代所主编的《21世纪世界预测》一书中指出的:“最近30年产生的知识总量等于过去2000年产生的知识量的总和;到2003年,知识的总量比现在增加一倍;到2020年,知识的总量是现在的3到4倍;到2050年,目前的知识只占届时知识总量的1%。”知识更新如此之快,知识的身价自然不断抬高,使其成为各种资源中最短缺、最金贵的资源。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世界上不少国家的政要和志士仁人都在呼唤知识、呼唤人才、呼唤创建学习型组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21世纪知识经济时代,判断一个人的价值不是看他拥有什么,而是看他知道什么以及他能学习什么。”这里,他强调了知识以及获取知识能力的重要性。中共党的十六大号召“形成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中央所以如此强调学习,也是基于知识经济时代的客观要求。

对于企业来说,知识的极端重要性已被越来越多的企业界人士所认识,并且不断创造出“知识奇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雅虎”。杨志远运作雅虎时,风险投资公司给了他100万,占10%的股份,而他与一群知识分子凭知识则占了90%的股份,相当于900万;待初步成功后,他又从风险投资企业吸收资金1亿美元,给予20%的股份。这样,他在一夜之间便创造出了一大批百万富翁。杨志远创造的雅虎奇迹,实质上是知识的奇迹,没有知识就没有雅虎,是知识这种无形资产的巨大力量影响和带动了货币这种有形资产并共同发挥作用才创造出了雅虎奇迹。这里,知识发挥了主导作用。

作为民营企业的老板,一定要明白这样的道理:在工业经济时代,离开了钱就挣不到钱,也发展壮大不了企业;而在知识经济时代,则是离开了知识就挣不到钱,就发展壮大不了企业;要想多挣钱并不断发展壮大自己的企业,就必须尊重知识,自觉“跟着知识走”。较早认识这个道理并付诸实践的民营企业的老板,恐怕慧聪国际董事长郭凡生可以算作一个了。他推行“劳动股份制”,距今已近20年。这种制度源于如下观念:在知识经济时代,企业员工的知识投入与投资人的资本投入同样是企业发展的“资本”,投入知识、劳动的员工有权与投入资本的企业所有者即董事们共同分享合理的利润。慧聪国际公司创立时,郭凡生出资一半占50%的股份,但在实际分配时,他将40%的分红权让给职工,并且专门制定章程规定:任何股东分红不得超过总分红的10%,董事会成员的总分红不得超过全部分红的30%;超过部分,用于公司不持股员工的分红。实行这种制度之后,员工身份由单一的打工者变成了主人,切身感受到企业利益成长带来的好处,现实收获和美好期待激发了他们的团队精神和令同行刮目相看的工作状态,因而慧聪国际公司得到快速发展,其市值增长了许多倍。

从慧聪国际的实践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老板“跟着知识走”,带来的结果是知识决定所有制,决定分配制度,决定人力资源管理,决定企业发展的大政方针,最终决定企业必然成长为知识型企业。在知识型企业里,无形资产远远大于有形资产,通过无形资产带动有形资产而使企业高增长;资产的产权分配和利益分配以知识和管理为主,而不是以资本为主;企业无止境地追求人才和知识型产品,而不再感到资本短缺。进入这种境界,企业自然便会与时代同步前进,沿着科学发展的路子快速健康地成长。

可惜的是,象郭凡生这样的民营企业的老板实在太少了。就连有点“知识为王”、“知识当家”的意识,开始摸索着“跟着知识走”的民营企业家也不多。正因为如此,笔者才动意写这篇文章,目的就是希望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们、刚当老板的创业者们能从中受到些启发,能自觉强化“知识为王”的意识,并下决心“跟着知识走”。能不能坚定不移地“跟着知识走”,关键在于能不能正确处理知识与资本的关系。换句话说,就是重知识还是重资本。如果重资本而轻知识,“资本为王”、“资本当家”,结果一定会荒废人才,那些有知识、有才华、懂技术、会管理的人必定在这样的企业里扎不下根,一个缺乏人才的企业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搞好的;相反,如果重知识而轻资本,那么,企业里必定人才济济,追求知识、追求上进、追求创新必定蔚然成风,资本必然会因知识象活水一般滚滚而来,这样的企业还愁做不强、做不大吗?这个道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我们民营企业的老板,千辛万苦积累起来的资本,让它不跟着自己走而去“跟着知识走”,就象本来是自己的老婆孩子却跟着别人跑了,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实际上,“跟着知识走”就是一条十分痛苦又十分光明和非走不可的路。而要走上和走好这条路,必然伴随着一场革命,革自己的命、革资本的命。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及南存辉那场“温和的革命”。

南存辉,温州人氏,1963年出生,1978年初中毕业后当了修鞋匠,1991年创办正泰电器有限公司,2000年北京商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2001年起任浙江正泰集团董事长、总裁。10几年前,他就开始了“管理革命”,重点是围绕资产多元化进行的。当时,他手持100%的股权,拥有100万元资产,通过招进9个家族成员入股,他的股权一下子从100%降至40%多,他个人的企业也就变成了家族企业。到1994年初,仅用3年时间,正泰的资产达到5000万元,他个人的资产也由100万增至2000多万。紧接着,他顶住家族成员的压力,采用投资、控股或参股等多种灵活的形式走上资本扩张之路,先后将38家企业“招募”进正泰,成为正泰集团(1994年组建)的二级、三级公司。到了1995年,正泰集团已成为我国低压电器行业第一个全国性无区域集团。1998年,正泰集团已初步形成了低压电器、输配电设备、仪器仪表、通信电器、汽车电器几大支柱产业,资产已达8亿元。这个时候,正泰再也不是一个家族企业了,已经升华为一个企业大家族了,南存辉的个人股权也降到不足30%而资产却增至近2亿元了。然而南存辉仍有一块“心病”,企业的核心权力仍集中在南氏家族中,这不利于广纳天下贤才以谋求企业的更大发展。他决定,通过扩股而缩股即扩“知识资本”的股而缩资金资本的股,来革南氏家族的命。南氏家族的股份主要集中在正泰集团的核心部分即低压电器部分,因而“革命”就从这里入手。通过在这里进行股份制改造,增添了占原股东数一半的“知识资本”股,使股东扩大到107人,大大稀释了南氏资本。同时,在整个集团内部推行股权配送制度,通过“要素入股”——管理入股、技术入股、经营入股来体现“知识资本”的价值,将优良的资本配送给企业优秀的人才。 这样,正泰便陡然增加了一批百万富翁,股东的整体水平得到提升;同时,在股东会和董事会里,“知识资本”制衡“资金资本”,力量对比发生了变化,削弱和制约了南氏家族的权力,从而彻底摆脱了家族企业的影响。南氏家族股权瓦解之后,南存辉的“革命”矛头直指“两权”剥离。他高举“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的大旗,明确提出:不管你是多大的股东,只要按企业制度考核证明你能力和业绩不行,就必须让出经营权;只要你有能力、有业绩,不是股东也照样有位置。南存辉凭着持续不断的管理革命,革自己的命、革资本的命、革家族的命、革企业的命,结果给自己、给资本、给家族、给企业都带来了巨额利润。企业资产由100万元增长到10几个亿,他自己的股权虽然只剩下20%了,但个人资产却增长了二三百倍!南存辉“温和的革命”,表现了他的远见卓识和宽广胸怀,赢得了正泰人的敬佩,打造了现代化的正泰团队,为正泰集团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南存辉长期进行“温和的革命”的过程,就是他踏上“跟着知识走”这条光明道路的过程。谁能说他没有经历痛苦?但是,他苦尽甘来,带来了正泰集团蓬勃发展的繁荣景象。“跟着知识走”的老板,何止南存辉和郭凡生?据2003年的一份资料记载,在温州老板中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学会学习等于学会生存,学习能力等于竞争能力。他们学习的内在动力被激发出来,千方百计地让已经十分聪明的头脑更加聪明,形成了一股“老板充电热潮”。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聚集了300多位温州企业家;中央党校曾经为60多位温州企业家开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培训班;驰名中外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攻读EMBA的温州老板前赴后继;上海市工商联承办的“民营企业领导人高级管理研修班”,连续四期有半数是温州老板;在美国哈佛商学院也经常可以看到温州老板的身影。所以,笔者衷心希望我们的民营企业家、创业者们,好好学学这些爱学习的老板们,尽快踏上“跟着知识走”的阳光大道!